关于我们

从《春夜》到《我们不能是朋友》:当爱人爱上别人
更新时间:2020-06-15 09:57 浏览:154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我们不能是朋友》改编自台湾人气小说家阿亚梅的同名小说,由执导过多部经典台湾偶像剧的冯凯执导,由凭借《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走红的刘以豪,以及近两年经常出没在大陆综艺中的郭雪芙主演。

  褚克桓(刘以豪 饰)是一家知名证券公司的王牌交易员,典型的成功人士,头脑精明、冷静果决。他有一个爱情长跑10年的女朋友高子媛,女友虽深爱褚克桓,但她也控制着褚克桓的生活和事业,令褚克桓深感压抑。

  周惟惟(郭雪芙 饰)是一家电脑公司的专案经理,一枚普通的小白领,生活独立、处事利落,有一个偷偷交往三周年的男朋友黎皓一。两人为了买房计划和65岁退休计划按部就班、省吃俭用地生活,什么时候见面、哪天可以住一起、每天只能花费多少钱等,都得按规划执行。

  小情侣你侬我侬时,周惟惟的男友不允许周惟惟留下过夜,因为按计划只有礼拜六才过夜

  周惟惟本以为她很幸福,直到她偶遇褚克桓。褚克桓毫不避讳单刀直入地表明他对周惟惟感兴趣,并一针见血指出周惟惟与男友那种计划生活的问题,看透她的内心。褚克桓攻势猛烈,周惟惟一再动摇,一段危险关系由此展开……

  《我们不能是朋友》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时下正在热播的韩剧《春夜》。有人说该剧是“台版《春夜》”。事实上,《我们不能是朋友》开拍在前,且虽然都是“爱人爱上别人”的情感出轨主题,但两部剧的风格截然不同。观众刚好也可以对比下,不同的编剧和导演讲述同主题的故事,原来会有这么大的差异。

  从观众的反馈可知,《春夜》让很多人感同身受。当然不是说出轨的感受,而是作为一个普通人,在面对一段有问题的情感时的犹疑、尴尬、忍耐、挫败,以及想断又没有断、想重新开始又没有勇气的心态,《春夜》都刻画得丝丝入扣。《春夜》的情节非常简单,有时两小集一个小时就讲了一件小事,其余时间都是人物微妙、纠结的心理在慢慢扩散。

  《我们不能是朋友》截然不同,撇开男女主角都有对象这个设定不说,俩人的相遇相知完全就是“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模板。先是俩人偶遇,男主角觉得女主角好有趣好清新好不做作就对她感兴趣了,男主角强势表白女主角,俩人慢慢就好上了。

  男女主角的情感进展,其实就是“霸道总裁爱上我”。只是这一回,他们都不是单身

  无论是普通人的爱恋,还是霸道总裁的故事,都可能遇到同样的情感困境,那就是:亲爱的,我爱上别人了。

  这几年来,这种出轨题材在东亚电视剧里并不鲜见,但有口皆碑、豆瓣评分超过8分的作品就那么几部。日本时不时就有人妻出轨的电视剧,噱头多于实质,但《昼颜:工作日下午3点的恋人们》(2014)还是让人津津乐道。保守的韩国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是精品,安畔锡一人就独占“出轨三部曲”,分别是《妻子的资格》(2012)、《密会》(2014)、《春夜》(2019);而金荷娜、李尚允的《通往机场的路》(2016)也收获诸多好评。至于中国台湾,早在2013年就推出了天心、李铭顺主演的《亲爱的,我爱上别人了》,是这几年为数不多让人印象深刻的台剧。

  为了谨防“三观党”控诉,必须事先强调:这些作品当然不是支持或鼓励出轨,本文也是如此。从道德角度讲,无论是处于恋爱关系还是婚姻关系中,出轨都是一种道德瑕疵。因此这些作品在处理主人公出轨时都小心翼翼,无一例外地铺垫了诸多前提条件——那就是主人公在亲密关系中一点也不幸福,甚至在TA出轨之前,对方已经率先对情感不忠了。

  就比如《昼颜》中的无性婚姻;《妻子的资格》《密会》《通往机场的路》女主角的老公都非常“渣”,妻子只是一个伺候家人的“道具”;《亲爱的,我爱上别人了》《春夜》中女主角的对象虽无出轨,但他们都是懦弱的老好人,当男方的家人对女主角表现出持续的恶意和伤害时,男方无所作为。

  《春夜》中的女主角李静仁的现男友不能说“坏”,只是面对家人太懦弱,面对李静仁太敷衍

  《我们不能是朋友》同样如此。小说中的褚克桓挺渣的,跟女主角见面几次就发短信说“我想睡你”,剧版为了照顾观众感受进行了改动,那就是让男女主角各自的对象更像“极品”。像褚克桓的女朋友,开口闭口都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实际上是以“为你好”为借口控制男友,并进行道德绑架;周惟惟的男友黎皓一虽是经济适用男,却极度抠门,跟女朋友吵完架都担心女朋友去吃很贵的餐厅;担心公司反对办公室恋情,谈个恋爱都像做贼一样偷偷摸摸。

  编剧的思路是:如果对方有错在先,那么主人公爱上别人,是否道德负罪感会轻一些?

  但一个优秀的编剧在处理出轨议题时,绝对不会仅仅是把它当做孰对孰错的讨价还价,而是把出轨引发的风波和意外,作为一面人性的放大镜,一次婚姻关系的深刻检讨,甚至是一把社会问题的手术刀。当事人甘愿忍受出轨的道德困境和伦理困境,反倒折射出人性、婚姻以及社会某些问题的“病入膏肓”或者无解。

  因此,当我们不囿于三观的简单评价来观看这些作品,就能感受到作品的深意。今年一部《天空之城》引爆舆论,但安畔锡《妻子的资格》对韩国中产家庭疯狂的补习热潮及其引发的家庭分裂,早有更深刻的洞察;《昼颜》让我们窥见日本家庭主妇作为社会“弱者”离婚代价的沉重;《密会》有对韩国上流社会和体制弊病的种种尖锐讽刺;哪怕是像《春夜》这种情节相对寡淡的,它也检讨了普通人在一段不如意爱情中所承受的压力以及由此流露出的卑怯与自私……

  《春夜》中的李静仁,跟很多普通人一样,明明不爱了,却又害怕背上出轨的名号,因此拖拖拉拉优柔寡断

  《我们不能是朋友》则与时俱进地引入了时下年轻人普遍关注的“过怎样的人生”“我是为你好”等议题,来体现亲密关系中价值观和人生观的冲突。周惟惟的男友将买房作为他与周惟惟最大的人生目标,以此主导俩人的衣食住行,而周惟惟为了达成男友的买房愿望也甘愿“献出”自己的肉体,但就像褚克桓说的,那究竟是周惟惟的人生,还是她男朋友的人生?褚克桓与女友的分歧同样在这里。女友以一切为他好为由操控一切,但褚克桓却想要过属于自己的人生。

  换句话说,有人认为亲密关系中,只有“我们”,但剧中的褚克桓则认为,哪怕是亲密关系中,只是“你”和“我”在一起而已。《我们不能是朋友》以主人公的选择,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思路。

  最后还值得一提的是,类似的电视剧对于处于一段破裂关系中的观众有怎样的启示。坦白地讲,上述提及的所有影视剧中的出轨者,哪怕她们是受害者,她们也都是懦弱的。或许是社会压力或许是生活压力或许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她们都假装问题不存在,选择得过且过。

  直到她们有了偶像剧般的心动经历,爱情那不死的欲望重新燃烧。不难发现,剧中人妻的出轨对象,有一个普遍特质:他们不是那种大富大贵的有钱人,而是人世间温润如玉、眉目清秀的普通男子,有着正确且善良的三观,尊重女性、呵护女性。在婚姻生活中焦头烂额的女主角遇上他,如同暗夜中亮起守候的灯光,寒冬里戴上温暖的手套。这些男子给了她们离婚的勇气。

  但假若人妻们与丈夫出现问题时就勇敢选择面对问题、解决问题,确认感情无法挽救就离婚,又哪来之后出轨的道德指控?为何她们纷纷找到“下家”后,才勇敢分手?

  我不愿简单地把这当做是人妻们三观不正(虽然某些时候确实如此),从更普遍角度看,它也反映出了处于社会弱势地位的女性在亲密关系遭遇伤害后难以解脱的困境,抑或解脱的代价太大了。比如《春夜》中李静仁的姐姐为了离婚可以说是付出了一切,然而仍然摆脱不了丈夫。这在东亚社会并不鲜见:拥有强势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的男性想要甩掉一段婚姻,比女性容易太多了。偶像剧中受难的女性,会有温暖的男子给予拥抱和深爱,但现实生活中哪有那么多奇迹,很多人只能是在忍与熬中艰难撑过。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