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如果我们不能结婚你怎么受得了。”
更新时间:2020-06-24 10:48 浏览:195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作为这个专栏的第一篇。肯定是想着开一个好头,所以申请之后很久很没有发文章。可苦思冥想了很久也没有一个具体的思路。所以还是按照原来的习惯说故事吧。

  今天故事的主角姓“林”。我叫他“小林师兄”。他是在我上一批,公司规培的学员。我还没到慕尼黑之前,在济南住的就是他家,现在一堆行李还放在那间房子里。

  那房子是他父母买来给他当婚房用的,结果却让我住了。他女朋友也是我们这个项目里的规培学员。

  无非就是他为了追随女朋友从临床专业转到了心理,然后放弃了国内的保送一路追随到了慕尼黑。

  我能理解他的种种行为。毕竟爱情这玩意比毒品更能让有些人精神错乱。而且姑娘确实好看。

  他在刚分手时,也是意志消沉了一段时间。甚至不敢接他父母电话。要知道他父母都已经把喜帖准备好了。

  霍斯曼的“社会交换论”说过:人们之间的互动,本质上是物质与非物质的一种交换。

  所以你也不能说人家姑娘怎么怎么样。更不能说别人是什么爱慕虚荣。毕竟大好年华也好歹在你身上不说是浪费,但也是花费了好几年。

  现在人家姑娘要的东西,你给不了,又正好有那么一个人有。而且人家姑娘又有一定的资本。

  更重要的是,男未婚女未嫁的,只要是民政局的红本还没领。你除了咽下这口含着牙齿的血水,你也别无他法。

  等到新郎新娘轮桌敬酒的时候,七分醉意,三分笑意地端起酒,很是客气地拍拍那位“连襟”的肩膀,“情真意切”说句:哥们!你媳妇不错!我先干为敬!

  而“性别角色”,则是社会对男女在“态度”,“角色”,“行为方式”方面的期待。

  这种谁都没有得到好处的博弈,我至今没有弄懂为什么总是有人前赴后继的趋之若鹜。

  詹姆士在1890年发表的《心理学原理》中提出了一个关于“自尊”的经典公式:自尊=成功/抱负。

  在我的世界观里,连张爱玲都能爱胡兰成爱到那种程度。都要在尘埃里开出一朵花了。我等“凡夫俗子”,不得就是“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么?!

  这玩意要想成功,抱负什么的放一边,但自尊真的是听天由命了。碰上一个懂得你的忍让,又能体恤的,算是撞大运了。

  最惨的就是吃干抹净,然后你本来还以为就算是一个备胎,好歹还能陪着走一段路。没想到最后居然只是一个临时拿出来,用完就放回仓库的千斤顶。

  五个小时前刚接到的消息。小林师兄的父母给自己儿子找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媳妇。农历开年后就结婚了。

  这不仅意味着我得把我那一堆在济南的“汗牛充栋”找一个地方安置,还有就是最少一千的份子钱是跑不掉了。

  我就在想,等到我四十岁的时候,怎么地也得过次“大寿”。好歹把这些年的份子钱往回找补点。

  题目的话,是我正在听李B的《和你在一起》2013live版。最喜欢的一首歌,没有之一。KTV必唱曲目。

  话说这老男人声音是越来越哑了。这喉咙里的那口老痰,这么多年一直也没吐出去。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

#